归一

当归(一)

双花。

民国时期设定,来自一个曾政史地全挂的高二文科狗的突然脑洞。 ooc严重。

emmm没有逻辑,考前晚自习作死的产物。

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

顺便,码字真的太难了还不如让我写字。[生不如死.jpg]

————————————————————————

老旧的木门蓦地被人推开,北平狂躁的风挟卷着雪花闯进本就没什么热气的屋子里,桌前正埋头写写画画的男人挑了挑眉,头也没抬,戏谑道:“谁又惹我们乐乐不高兴了?”

不愧是孙哲平,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还有谁能这么了解自己。门口的人自嘲一般地弯起嘴角。

孙哲平却已经疑惑地抬起头来。 不同于往常的咋咋呼呼,今天的张佳乐似乎特别安静,回身带上门,行至桌前,开口时的声音带着极力压抑的颤抖:“你要走。”

不是质问,不是嘶吼,如此平静地陈述,反倒让孙哲平无从招架。 “谁告诉你的?”

“原本都没有打算告诉我就要一个人偷偷走掉吗?”张佳乐死盯着他,眼圈已然红了,“孙哲平,你有没有良心啊?”

带了哭腔的尾音消散在空气里,将孙哲平心里那根弦狠狠地拨动了。

心疼得不得了。

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想把小祖宗搂紧进怀里好好哄哄,手还在半空,就被啪地打了下去。闹着脾气的张佳乐恶狠狠地道:“别碰我!”

“乐乐,”孙哲平不顾怀里人的挣扎把他搂得紧紧,放软了语气,“家里生意出了事,我也没有办法,再等等我好不好?等我回来我带你一起回家。”

“可是你要去好几个月……”张佳乐把自己埋在他的肩头,吸了吸鼻子,声音还是闷闷的,“我们什么时候分开过这么久?”

是啊,自从梨园相遇,他们什么时候分开过呢。

孙哲平轻轻抚着乐乐柔软的发,将发尾卷上自己的指尖,带着笑意问道:“记不记得我第一次见你那天你唱的是什么?”

张佳乐也弯了弯嘴角,怎么可能不记得呢,那一天梨园高台,他们一个在台上轻扬水袖,一个在台下如遇惊鸿。

“霸王别姬。”

“再唱一遍吧,”孙哲平低下头去吻他的眼睛,“在我离开之前。”

张佳乐第一次见孙哲平,是在十八岁的秋天。

那天是他第一次换上戏服,画上妆容,真真正正地站在台子上唱戏。十年来的咬牙坚持和崩溃时决堤的泪水,因了台下观众的专注和时不时迸发的叫好,显得犹为值得。在满堂的喝彩里,张佳乐终于放松了紧绷的身体,在剧目的尾声,他眉眼恳恳,语带焦急地唱道:“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

然后,他不经意一个眼波的流转,瞥见了坐在一群富贵太太里的孙哲平。

他的眼里写满了哀痛、不舍与无奈,仿佛他就是那个不得不在皇图霸业与心头美人之间做出最后抉择的西楚霸王,而台上的自己,便是他的虞姬。

真是入戏。

彼时的张佳乐瞧得有趣,便记下了这个混在一堆脂粉里头的愣头青。

一直到他的十九岁生日到来之前,这个人都没有缺席过他的任何一场演出。

因为张佳乐十九岁那天,他便被孙公馆派来的车给接了回去,再也没有进过梨园。

他只唱给孙哲平一个人听。

————————————————————————

鬼知道有没有tbc,光这么点我就码了好久[手残的痛你如何能懂.jpg]

评论

热度(3)